TXT小说下载网 > 李清照评传 > 第10章

第10章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
看来她作
为时相女儿的可能性较小、作为时相侄女的可能性较大。自然她还是秦桧夫
人的姑母,那是以后发生在南宋的事了。秦王氏虽伴随其夫长跪在岳飞父子
的坟前,但此事不应对李王氏有所株连和玷污。至于李清照虽与两任宰相的
秦桧是表姐弟,但一个是流芳百世的忠荩爱国者,另一个则是遗臭万年的奸
臣。二者泾渭分明,绝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王氏对清照的影响,除了她作为相门之后下嫁到“位下”(清照语)
的李家而又能自甘清贫的贤良可贵之外,更重要的是由她所承传的文学基
因,对强化女儿文学才华的意义。王氏祖父的儿子时相王珪及其兄王琪分别
有诗词传世,其中王珪还写出了“莫道无人能报国,红旗行去取凉州”①的很
出色的诗句,可见史称王氏“亦善文”(或作“善属文”)是有其家学渊源
的,也是可信的,其对清照的影响亦不言而喻。
(二)父亲李格非其人其事
在关于宋朝的典籍和著作中,虽然对李格非有所记述,但几乎全是只言
片语。因此仅三百来字的《宋史?李格非传》,对研究李清照来说,询为珍
贵史料,因其中对传主亦有所涉及,兹全文征引如下:
李格非,字文叔,济南人。其幼时,俊警异甚。有司方以诗赋取士,格非独用意经学,著《礼
记说》至数十万言。遂登进士第。调冀州司户参军,试学官,为郓州教授。郡守以其贫,欲使兼他官,
① 庄绰《鸡肋编》卷中。
② 《李清照集校注》第210 页。
① 王珪《闻种愕米脂川大捷》诗的前三联是:“神兵十万忽乘秋,西碛妖氛一夕收。匹马不嘶榆塞外,长
城自起玉关头。君王别绘凌烟阉,将帅今轻定远侯。”整首亦不失为好诗。
谢不可。入补大学录,再转博士,以文章受知于苏拭。尝著《洛阳名园记》,谓“洛阳之盛衰,天下
治乱之候也”。其后洛阳陷于金,人以为知言。绍圣立局编元祐章奏,以为检讨,不就,戾执政意,
通判广信军。有道士说人祸福或中,出必乘车,欧俗信惑。格非遇之涂,叱左右取车中道士来,穷治
其好,杖而出诸境。召为校书郎,迁著作佐郎、礼部员外郎,提点京东刑狱,以党籍罢。卒,年六十
一。格非苦心工于词章,陵轹直前,无难易可否,笔力不少滞。尝言:“文不可以苟作,诚不著焉,
则不能工。且晋人能文者多矣,至刘伯伦《酒德颂》、陶渊明《归去来辞》,字字如肺肝出,遂高步
晋人之上,其诚著也。”妻王氏,拱辰孙女,亦善文。女清照,诗文尤有称于时,嫁赵挺之之子明诚,
自号易安居士。
虽然上述引文的个别地方,尚有待于厘正和补苴,但它以极为生动传神
的笔触刻画了李格非博学多才、廉洁奉公、疾恶如仇,甚至敢于反潮流和奉
行唯物思想的俊迈出众、难能可贵的形象了。父母的品行之于子女,在一定
意义上,可以说具有决定性作用。如果说李王氏对女儿的影响,尚偏重于胎
教、先天遗传等已无法具体捉摸的因素,那么李格非对女儿的言传身教,则
是有迹可寻的。尽管李清照之于乃父,在许多方面有青蓝之胜,但最初她是
从继承父业起步的。对此,清人陈景云已有所觉察:“(李易安)其文淋漓
曲折,笔墨不减乃翁。‘中郎有女堪传业,,文叔之谓那。”①李格非的话,
字面上是推崇东汉蔡巨的女儿蔡琰,实际上是称道自己女儿的才学与蔡琰相
颌顽,不难设想,这位父亲对女儿抱有多么高的期望值,又具有何等的慧眼!
李清照之所以成为我国古代首屈一指的文学大家,固有其种种内因,这将在
下文具体评述,但奠定其成就基础的,当首推既是父亲又是伯乐的李格非。
如果他不允许女儿进书房,而把她关进摆设着清一色的针凿女红之具的闺
房;或者他和妻子也象朱淑真的父母那样,把女儿笔涉男女情事的作品付之
以炬,那么压根就不会有李清照,也不会有比《断肠集》档次高得多的《漱
玉集》!人们尝说时势造英雄,但在中国的特定时代、特定社会和特定政治
环境中,“时势”所造就的往往只是阳刚型的男性英雄。中国妇女的千不幸
万不幸,最不幸的莫过于被封闭、被小看。在这两方面李格非是何等的开明,
又是何等超前!
历代论者往往不着边际、甚至侈谈青少年时代的李清照生活如何优裕、
婚姻如何美满,仿佛她的前半生享尽了安富尊荣。实际这是在很大程度上对
她的误解、乃至曲解。李清照根本不象贾宝玉那样生在钟鸣鼎食之家,长在
温柔富贵之乡。相反,在她出生前后的一段时间,家境相当清贫,以致“郡
守”对其父的清苦动了恻隐之心,想让他兼任其它职务,以增加俸禄,而他
竟能以“不可”加以“谢”辞!用现在的话说,李格非是认为“政府公务人
员”不应该“搞第二职业”,而应该敬业、尽职,全心全意地搞好本职工作。
事实上,我们的传主从其“位下名高”①的父祖辈上,所继承的正是这类极不
寻常的精神财富。
作为思想家,李清照的思想品格多有与众不同的独到之处,换言之,她
具备了自己特有的思想库,这就是李格非和他的见解新颖深逢的大量著作。
据韩淲《涧泉日记》卷上载,李格非尝著有《济北集》;刘克庄《后村先生
大全集》等谓有《李格非集》五十四卷;《宋史?艺文志》谓有《礼记精义》
① 钱谦益《绛云楼书目》卷四《金石类》注,粤雅堂丛书本。
① 李清照《上枢密韩肖胄诗》。
十六卷、《永洛城记》一卷、《史传辨志》五卷等。这些著作虽在南宋后期
已很少见,今天早已失传,但在李清照的青少年时代应当都是她的案头常置
之书,其中虽或可有异名同书者,但数量亦颇可观。为了追溯传主的思想渊
薮,本评传将在以后的章节中,酌情联系李格非的传世著作,如《洛阳名园
记》、《廉先生序》,以及散见于《墨庄漫录》、《冷斋夜话》、《宋稗类
钞》、《宋诗纪事》的诗文、杂记等加以评述。当然这是仅就传主的家学渊
源而言,作为名副其实的思想家,李清照不仅没有被家学所局限,在许多方
面她还大大地超越和发展了家学,成了历史上少有的博闻强记者。如果不大
量阅读前人的诗词,她怎么能那么聪颖灵秀①,从而写出那么多几乎是前无古
人的佳作;如果她怠于千百次地去叩敲历史老人的大门,她怎么会那么深刻
清醒,不论是历史上的秦皇汉武,还是现实中的欧王苏秦②,又怎么会那么大
胆而中肯的评说甚至指摘呢;如果她不是熟读经史百家,在她的作品中,哪
会有那么多比喻故实;如果她不深谙伦理道德之学并以之律己,怎么会得到
“端庄其品”的称誉?如果她不曾疾恶如仇,又怎么会招致那么多的物议和
攻讦? .所有这一切不仅玉成了传主才学的横溢,更促成了其思想行事的不
同凡响。为这样的人物写作评传询非易举,因为在评述其生平的同时,往往
要涉及许多意外的人物和事件,比如)——
元丰八年(1085 年),只有一周岁的传主,对其本人之行实,自然无从
说起,但这一年朝廷中有两件事,对其父母可能产生直接间接的影响,一是
三月戊戌,神宗逝世;一是五月庚戌,尚书左仆射兼门下恃郎岐国公王硅谢
世。即使前者对王、李两家不一定有很直接的影响,而王珪的逝世及朝臣对
他的非议,倒很有可能使李格非引以为戒。王珪至少是李格非岳父的亲兄弟,
而王在执政期间,不但得罪过司马光,还被认为“自执政至宰相凡十六年,
无所建明,时号‘三旨宰相’,以其上殿进呈云‘取圣旨’,上可否讫云‘领
圣旨’,既退谕禀事者云‘已得圣旨,故也。”①看来李格非的为人处世与王
硅大相径庭,而李清照的秉性则酷似乃父。当然李格非本人的仕途升沉,对
那怕是坐胎和褪褓中的李清照,也不可能不产生影响。父亲官秩的升降,家
属的俸恤会随之变化,其所受胎教和落地后的生存环境乃至社会地位,也会
相应的有所变更。传主两岁左右时,其父得以转迁,由郓城教授晋升为大学
录。前者系州县小官,只掌学校课试等事;后者则为国子监所属学官,掌管
执行学规,纠举并处罚犯规学生,同时协助教学。宋代官制每三年为一任,
到期非转官即调任。看来三年后李格非又一次得以升迁,即由“学录”升为
“学正”,这除了上引《宋史》本传可以印证外,尚有“文叔在元枯官大学”
②的记载。这里的“元枯”以哲宗元祐三至四年的可能性较大,这样一则符合
三年为一任之制,二则晁补之《有竹堂记》尝云:
? .济南季文叔为人学正,得屋子经衢之西,输直于官而居之,治其南轩地,植竹砌傍,而名
其堂日‘有竹’,牓诸栋间,又为之记于壁,率午归自太学,则坐堂中扫地置笔研,呻吟策犊,为文
章数十篇? .。
① 培根尝云“读诗使人灵秀”。
② 指李清照《词话》等对前辈著名人物的评说。
① 《续资治通鉴》卷七十八。
② 张琰《洛阳名园记?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