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人间苦 > 第985章 本心为真

第985章 本心为真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
    说到甲子年的时候,夕兽无比的厌恶,这纪年法确实太讨厌了。

    单纯从嘴里说出来,都难受。

    这丝小细节,被张耗子抓住了,好像没听清一样。

    “等会,你刚才说啥年?”

    夕兽咬牙切齿,强压着心中的恶心。

    “甲子年,六十年一次的甲子年。”

    张耗子好像根本不在意夕兽的感受,提出了疑问。

    “那我是第几年再过来?你帮我排排顺序,我标记一下。

    省着到时候咱们配合不好,再有什么误会,来错了人,多不好。”

    这算是已经同意自己的提议了吗?

    夕兽心中无比高兴,伸出手开始起算。

    可惜,他一只手四指,一只手五指,加一起也不够十个。

    张耗子如果再来,肯定需要十二年一个轮回,手指头不够数呢?

    这可把夕兽给急坏了,最后实在忍不了,又召唤出一只夕兽。

    新出来的夕兽,看到身边的几十个张耗子,大惊失色,抬手就要攻击。

    夕兽一看,哪里会不明白,时间段有点太靠前了。

    自己与张耗子商量的事情,他不知道。

    “住手,说正事呢,你把手伸过来。”

    新夕兽,一听,咋地?还说正事?

    难道自己脑袋被打坏了?

    跟子鼠有什么正事啊?

    难道自己叛变了?

    不现实啊,自己独成一派,叛变谁?自己吗?

    听话的没有进行攻击,老实的把手伸了出来,给自己看。

    夕兽这回就方便了,数量够了,也就能推算顺序了。

    刚要回答张耗子的问题,结果还没等说出口,张耗子先开口了。

    “你这个提议挺好,真的,我百分之百赞同。

    为了那群蝼蚁般的存在,我真是受够了。”

    新夕兽听到这个话,也是很高兴。

    看样自己真的说服了子鼠,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剧本发展了,绝对是利好。

    两只夕兽都喜笑颜开,幸福的对视一眼,等待张耗子继续。

    张耗子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不对啊,我不是为了那群凡人啊,我是为了使命啊。

    我的使命也不是跟你打生打死,那只是过程,不是最终目的啊。

    目的是不让你在今天霍霍人,但凡你杀死一个人,我的使命就一文不值了。

    我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这一点怎么解决?”

    两只夕兽都是看过剧本的,同时开口,整齐的很。

    “你就假装不知道,我用分身去霍霍人不就好了吗?”

    “但是我知道啊。”

    “假装的,不是真的不知道,骗自己你不会啊?”

    “不会啊,本心为真,怎么骗自己?

    你要是行,你给我演示一下。”

    两只夕兽已经有点急躁了,同时点头。

    “行,你说咋演示?”

    张耗子一脸正经,没有半点玩笑的样子。

    “那成,你骗一下自己,说今年已经嚯嚯完人了,回去吧,明年再来。”

    一只夕兽刚想开口,被自己打了一巴掌。

    “我以为你真的说通了呢,他这是在逗你玩,你还真想试试啊?

    你咋就这么笨呢?”

    恩,这骂自己的方式真独特,还没毛病,蔡根在旁边都听笑了。

    也许这笑声有点传染,所有在观众席的人,都开始跟着笑了起来。

    最后,就连张耗子都笑起来的时候,夕兽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刚想激恼的动手,眼前出现了一个银光闪闪的狼牙棒,凿碎了他心里的所有憋屈。

    一段抽烟打屁扯犊子,张耗子很满意。

    应该耗了很久吧,一时得意忘形,随口就对车里的思辰喊话。

    “思辰,几点了?给我报个时。”

    思辰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还有那被子下不能动的手脚,又看了看外面嬉皮笑脸的张耗子。

    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温柔,终于在身体的疼痛中选择了炸毛。

    “张耗子,你是人吗?

    怕我跟来可以打晕我,有必要把我胳膊腿掰断吗?

    你知道现在医院治个骨折,要花多少钱吗?

    你知道我要受多少罪吗?

    你脑仁跟松子似的,有跟没有一个样。

    我特么拿啥看手机,用舌头吗?”

    习惯性的河东狮吼,把张耗子都吼蒙圈了,刚有的好心情立马就没了。

    哎,不想活着的原因有很多,思辰也占了不小的比重。

    像是逗夕兽一样,不理思辰,肯定是不管用,张耗子只好唯唯诺诺的解释。

    “哎呀,我不是着急吗?

    你一个劲的让我吃你,我宁可来送死,也不可能吃你啊。

    骨折不算啥大毛病,石火珠单位肯定能给你治,全免费那种。

    哎,都这时候了,你还惦记啥钱啊?

    钱有毛用啊,今天能不能过去还两说呢。”

    恩?好悲观啊。

    看着好几十张耗子,各个威武的,啊不,一半威武的站在那里,明明都占了上风啊。

    难道夕兽这么长时间没出来,在憋什么大招吗?

    蔡根觉得,事情有点不简单了,毕竟夕兽很久没来了。

    “张耗子,不,子鼠神君,那个夕兽不会偷摸去别的地方霍霍人吧?”

    张耗子这才看了蔡根一眼,在结合皮卡的车型,早就想起了那天晚上被打闷棍的事情。

    当时就感觉事情不会是巧合,果然蔡根也是圈里人,就不知道什么名号。

    “你是?”

    石火珠虽然被张耗子骂半天了,但是关键时刻还得他出头啊。

    “张哥,这是蔡根,我请来帮忙的。

    刚才给你嗜血的萨满,还有给你的治疗,全是他的手段。”

    石火珠本来是想抬高一下蔡根的身份,所以把萨满和春蹄的功劳全都按在了他身上。

    还有一层意思明显,治疗一半的事情,我是替蔡根背的黑锅,很冤枉。

    听到治疗的事情,张耗子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原来罪魁祸首是他啊。

    “哦,蔡根,我记住你了。”

    漂亮!

    蔡根真想一边扇石火珠的胖脸,一边喊漂亮。

    这仇恨转移的,张耗子绝对不是记住了自己的好。

    “也不是啥大事,不用介怀,我应该做的,还很不够。”

    硬着头皮扯吧,总不能赔礼道歉吧?

    蔡根即使脸皮再厚,也不想那么做,太下贱了。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