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纪少在线撒狗粮 > 第340章 你不认识他吗

第340章 你不认识他吗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
    苏小姐的言辞还真的是犀利。”江蔚琳在僵硬过后,才缓缓出声,可气势莫名的就输了那么一些。

    苏澈依旧是微笑,“没有什么犀利不犀利的,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江小姐应该听过一句话,忠言逆耳,所以实话一般都不会怎么好听。而让人心生欢喜的,多数还都是谎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下子,江蔚琳的面上有些隐隐的绷不住了。

    苏澈,怎么会比她想象之中的要难对付?

    那个男人给她说的事情有误!

    不过眼下,她还是要强撑着把这场对话进行到底。

    这样的想着,江蔚琳努力平复着情绪,将完美的面具重新戴在了脸上。

    “可是苏小姐,有些事实,是永远都无法去否认的。”江蔚琳看着苏澈,缓声开口,“我想冒昧的请问一下,你可否了解过我跟孩子之间以及……”

    话说到这里,她稍稍顿了顿,看了纪庭煜一眼,对于男人充满警告的眼神愈发的视而不见,继续出声说道,“以及我跟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之间发生过了什么吗?”

    闻言,苏澈顿了一下,她还真的是没有来得及去了解。

    她抬眸,清澈的目光看了过去,“不好意思,在我刚准备去听的时候,就很不巧的被江小姐的突然闯来打断了。”

    苏澈实话实说,也一字一句的点出了刚才的事情。

    语气很是轻描淡写,面上也一派平静。

    江蔚琳紧盯着苏澈看了好半天,见对方实在是没有出现自己想象之中的反应,不禁是暗暗的有些失望。

    难道,这个女人就没有一丁点的吃惊和慌乱或者难过吗?

    这怎么可能?

    “江小姐。”苏澈等了一会儿,见江蔚琳迟迟没有出声,却是在看着自己,不禁是又开了口,“怎么不说话?是我说的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吗?”

    “没有。”江蔚琳从刚才的恍然之中回了神,掩下自己眼中的情绪,出声道,“苏小姐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因为事实,就是无法更改的事情。”

    她蹩脚的学着刚才苏澈的口吻,用的也是意味深长的暗指。

    可是苏澈,却要比江蔚琳刚才淡定多了。

    “嗯。”苏澈淡淡应声,依旧是无波无澜、丝毫不受其影响的模样,开口说道,“所以如果方便的话,或者如果江小姐有兴趣有时间的话,还请你来跟我说说,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好吗?”

    “小澈!”

    江蔚琳还未来得及开口,纪庭煜就已经抢先了一步。

    他看着苏澈,一双黑眸之中难得的染上了几分焦急的神色,他出声说道,“这件事情,让我来给你解释,不好吗?”

    不管怎么样,不管当年的事情是简单还是复杂,他都不希望苏澈从别人的嘴里面听到事情的经过。

    这些东西,理应就是应该他来告诉她的。

    跟别人没有任何的关系,尤其是这个叫做江蔚琳的女人。

    “庭煜。”苏澈偏过头,将目光投向了纪庭煜,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微微的笑了笑,“没事的,如果真的是事实的话,那么不管谁告诉我,都是一样的。”

    因为事实,的确是无法更改的东西。

    可纪庭煜却不这样想,他对这个叫做江蔚琳的人,更是特别的不放心。

    “小澈。”纪庭煜迟疑了一下,还是如实的表达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来,“可是这些事情,也有我在其中,我希望我能亲自来告诉你。”

    “我知道。”苏澈依旧是面带微笑,同时伸手,轻轻地握住了纪庭煜的大掌,温声说道,“我都知道,你也在这里,你也可以说的。我已经做好了要了解所有事情的准备了,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况且……”

    她微微停顿,想着刚才这个男人对自己难得的坦诚和直白,索性也就将自己心里面想的也说了出来,“况且过了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现在这样的勇气去面对那些事情的。庭煜,我想,你也应该理解这个感受。”

    毕竟四年前的某些东西,她对他也算是有所隐瞒。

    想到这里,苏澈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但是面上还是继续出声想要安慰着这个男人在此刻明显是不那么淡定的内心,“更何况,你们都是当事人,我们有这样的机会面对面的说着,才算是最毫无保留的,不是吗?”

    这也是实话,无法反驳的实话。

    纪庭煜张张口,却又一时没有什么合适的话语。

    他觉得,自己有些时候真的是很容易被自己这个小女人的固执给打败。

    现在头脑这样清晰、说的这样头头是道的,怎么就偏偏在有些事情上面,却又总是钻着牛角尖怎么都想不通呢?

    女人啊,还真的是个很奇怪又很难懂的生物。

    纪庭煜抿了抿薄唇,垂眸看着身侧的苏澈,反手捏住了自己掌心的柔荑。

    那柔软熟悉的触感,是他许久没有碰到过的,现在竟然连带着内心也不那么焦急了。他低低的叹了口气,选择了妥协,“好。”

    无奈又宠溺。

    坐在一边的江蔚琳,又被迫生生的吃了这样满满的一嘴狗粮。

    于是那心里面的妒恨和愤怒,又生生的暴涨了许多许多。

    他们两个人要这样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到什么时候?

    难道这些还没有够吗?

    要在她面前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才开心?

    那个男人说的对,这样的一对男女,根本就不应该在一起!

    这些东西,明明都是她的!她的!

    江蔚琳眸光之中的妒火,将她整个人烧的无比煎熬,她开口打破这两个人之间亲昵的对视,“到底还说不说了?苏小姐,耽误时间这种事情,难道你也要做吗?”

    “那请江小姐开始吧。”苏澈缓缓开口,“但是请允许我先提前冒昧的问一句,您今天来的目的,是不是就是因为这?”

    她总归是弄清楚这个女人的心思,不管最后她听到的真相和解释是什么。

    江蔚琳低了低头,短暂的避开了一下苏澈的目光,随即才出声回答道,“既是如此,又不单单的是因为这些。”

    说着,江蔚琳抬头,看向了苏澈,这一次她的脸上莫名的带上了些许的笑容,“苏小姐,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我不曾在孩子的身侧,也没有尽到过母亲的责任。如今我回来了,自然是要……自然是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补偿回来才好。”

    还有这四年里面她本来应该享受的东西,她也都要得到才可以。

    “好。”苏澈应声,“既然江小姐这么坦诚,那对这些事实,我也的确是无话可说。你请开始吧。”

    江蔚琳微笑,缓缓开口,“我跟庭……”

    她本来想要学着苏澈的样子去称呼纪庭煜,可是那个对待苏澈独特温柔对待旁人却冷面无比的男人,在她刚开口的时候,陡然投来带着森然冷意的眼神,让她顿时不得不将那两个字停在嘴边,转而改了口。

    “我跟纪总,还是相识于四年前。”江蔚琳努力让自己忽视掉纪庭煜警告的眼神,看着苏澈缓缓说道,“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平平无奇毫无名气的小嫩模,可是有一天……”

    “妈咪!”

    清脆的童音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将刚开始展开叙述的江蔚琳蓦地打断。

    江蔚琳这才将将开口,连最关键最能刺伤人的地方都没有到,自然是对这个突然闯过来的戴着虎头帽子的小男孩极其的不悦。

    再加上刚才被纪庭煜和苏澈不自觉秀恩爱的画面和纪庭煜冰冷的眼神警告给刺激到了,此时心里还未平息的怒火立刻增长,盯着那孩子,就很是恼火的出言训斥道,“一个小孩子,难道没有看见大人们正在说重要的事情的吗?这样过来,还有没有礼貌?”

    小包子被这突然的斥责吓得小身板一哆嗦,捂着自己头上的虎头帽子就立刻窝进了苏澈那里,然后回过头一脸敌意的看着坐在那里皱着眉头瞪着自己的江蔚琳。

    他记得这个丑阿姨!

    就是那天,就是那天破坏了他爸爸和妈咪婚礼的人!

    不仅是这样,这个阿姨还害的他的妈咪伤心流眼泪,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好长时间不理老纪!

    小人儿虽然年龄小,但是这些仇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当下,小包子就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抱着苏澈。

    他决定了,这一次一定要保护好妈咪。

    而苏澈刚才也感觉到了小包子被江蔚琳吓到之后的小小颤抖,当下有些心疼的将抱着自己的孩子抱了起来,放在腿上坐着,轻轻地拍着他以做安抚,眼睛却是直直的看向了江蔚琳那里。

    江蔚琳被这两个大人一个小孩的注视看的莫名一阵心慌慌,再加上纪庭煜似乎比之刚才还要不悦不少,她当下就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好是继续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孩子身上做文章,“苏小姐到底有没有诚意,难不成要把这孩子留在这里听我们说话吗?”

    听到这话,苏澈倒是有几分意外,可因为江蔚琳训斥了小包子,她的语气还是含着几分不悦,“你不认识他吗?”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