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萌妻难追:总裁爹地太难缠 > 第874章 一百个陈氏,也抵不过一个你

第874章 一百个陈氏,也抵不过一个你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
    傅宅。

    “老爷,宁小姐来找您了,看样子……看样子……”

    管家支支吾吾地补不全话,让正在看棋谱的傅正平有些不悦。

    “管家,在傅家那么多年,你怎么还那么……”

    嘴里的“失态”两个字还没出口,就见一身狼狈的宁笙歌紧随在管家身后走了进来。

    素来温婉柔美的她此刻穿着被裹着泥泞且蹭得皱巴巴的大衣走进来,头发还十分失礼地贴在脸上,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布满了惊恐和畏惧。

    “笙歌,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傅正平放下棋谱,急忙起身过去查看。

    “傅伯父。”宁笙歌张口刚喊了一声,哽咽就溢出了喉咙。

    小身板轻轻发着抖,哭得好不委屈。

    傅正平没见过这样的宁笙歌,一时间也有些懵。

    “老爷,要不我还是把客房收拾出来让宁小姐先洗漱一番?”

    管家的出声,让傅正平找回了理智,看着狼狈不堪的宁笙歌,他的眼色变幻了几次。

    而后点头答应,“去吧。”

    “不!”

    哪知刚答应,宁笙歌就摇着头抖着声拒绝了。

    然后纤细的手指紧紧揪住了傅正平的衣角,红红的眼眶直直看着他,泣声道:“傅伯父,现在不是关注我的时候,小城出事了!”

    傅正平眼角一抖,温和的眉目瞬间就结冰了,“你快告诉我,小城出什么事了!”

    宁笙歌虽然抽抽噎噎,但还是把话说全了。

    “我今天本来是要赴一个朋友的约,结果在路上无意撞见花城陈少被人带走,我觉得很奇怪就跟了上去,不想绑走陈少的人是钱城。而且我还听钱城说什么要用陈少把小城约出去见面,我一听跟小城有关就想通风报信,哪知半路被发现,最后弄成这样才堪堪逃脱。”

    傅正平听闻她的话,眉心蹙得很紧,“花城的事怎么跟小城有关?钱城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件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还看到……还看到……”

    她吞吞吐吐,似是不敢说。

    傅正平因为这件事牵扯到傅靳城,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见她还拖拖拉拉,不由有些生气。

    “说!你还看到了什么!”

    宁笙歌吓了一跳,像是被他的表情骇住了,而后才鼓起勇气继续说,“我还看到秦溪和钱城在一起,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

    “混账!”

    傅正平听闻秦溪竟然跟钱城搅在一起,气得大手直接就拍在了沙发上。

    儒雅的脸因为愠怒,映出了团团火光。

    “她怎么敢!”

    宁笙歌见傅正平动怒,知道自己今天这步走对了,

    她轻轻蹙眉,做出委屈可怜的表情,又道:“傅伯父,我想秦溪和小城是真心喜欢对方的,而且小城又很在意秦溪,想来秦溪是不可能做出对小城不利的事的。大概是我看错了。”

    傅正平闻言,素来温和的眸子此刻也盛满了警告与威胁,“笙歌,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

    “傅伯父,我……我……”宁笙歌被他厉色盯住,有些惊慌,喏嗫着看他。

    一旁的管家忍不住插话,“老爷,我觉得少夫人不是这种人,或许宁小姐是真的看错了。”

    “滚,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傅正平一改素日的温和,像是一直被触碰了逆鳞的老虎。

    管家不敢再说。

    而傅正平则深沉而灼灼地盯着宁笙歌,“说,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

    宁笙歌从未见到过这样的傅正平,有几秒的心虚。

    可想到如果这件事自己不能好好解决,到时候秦溪说出真相,自己一定会被傅家彻底放弃。

    所以,心又硬了起来。

    “伯父,我不确定秦溪和钱城到底说了什么,但我确实看到了。”

    “很好!”傅正平冷着脸,彻底动怒,“我竟然没看出来,秦溪打的是这个主意!”

    医院。

    秦溪被全身检查了一遍,身上除了有些许碰撞的淤青外,没有其他内伤。

    但是陈昊不那么幸运了,他被人狠揍过,所以内腹出血,伤势严重得多。

    不过经过一番急救后,倒也没有性命之危。

    这样的结果虽然让人庆幸,可想到自己一个好好的儿子被人活生生揍成这个样子,陈瑞还是不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他转头看着同在病房里的傅靳城,一脸沉郁道:“傅总,昊儿的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溪不意外陈瑞的话,换做是她,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陈总放心,这件事钱家会付出代价的。”动了他的人,就别想安生过后半生。

    陈瑞一听,松了一大口气,“这样我就放心了,傅总放心陈氏会全力配合你的。”

    傅靳城轻轻颔首。

    陈瑞转头又对秦溪道谢,“多谢傅太太救我儿子,这份恩情我记下了。”

    秦溪微微脸红,“陈总言重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不,傅太太帮了我儿子很多。”

    陈瑞的话带着一些深意,听得秦溪有些疑惑。

    傅靳城立刻懂了,看了看还在昏迷的陈昊,伸手揽过秦溪的肩膀,淡声道:“那我们就不打扰陈总了,有时间我们还会来看陈少的。”

    “多谢傅总。”

    走出医院,秦溪想到下午那惊心动魄的意外,心还是有些平静不下来。

    但为了转移注意力,她问起了之前陈瑞的话,“靳城,陈总为什么说我帮了陈昊很多?”

    傅靳城揽着她肩膀的手紧了几分,停下脚步,伸出另一只手把她的脸转过来,十分郑重地说,“以后不可以这样做了。”

    秦溪微微一怔,然后解释道:“我当时是冲动了,可我怕陈昊出事会影响你跟陈总的关系。”

    傅靳城听不得这种解释,拇指轻轻按在了她的嘴唇上,阻止道:“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自己去冒险,万一你出事我怎么办?”

    秦溪被问住了,这才点了点头。

    傅靳城的拇指轻轻滑过她的嘴唇,那种柔柔软软的触感,让他不安定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了。

    他俯身轻吻了她,力道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柔,像是在安抚她。

    “一百个陈氏,也抵不过一个你。”

    秦溪那点不开心立刻被这句话击散了。

    细细密密的吻,犹如一阵压惊的春雨,落了整个心头。

    那些不安和惶恐终于全部退去。

    只留下一片暖人心扉的安定。

最新网址:www.aixiatxt.com